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走进天津职业院校 感受职校生的“大国工匠”梦

    发布:admin 浏览:
     

      走进天津职业院校 感受职校生的“大国工匠”梦

      中德应用技术大学成立的消息,让正在高职院校就读的学子们重新审视自己的未来。当那些名校名专业的学霸们在朋友圈晒着财富梦时,还有这些年轻人在许多人并不看好的高职院校找到了落点,开启了人生的另类精彩。大国工匠已经从热词变成他们的人生坐标——毫无疑问,他们的智慧将焊接未来的中国制造与中国创造。

      在天津市机电工艺学院5号实训楼的实训场里,一台台数控车床正发出阵阵嘶鸣,这是数控加工技术专业的学生们在上实践课,王孝森就在其中。不久前,他正是使用面前的这台机器,获得了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数控车床项目比赛中职组一等奖第二名。

      绘图、编程、切削、测量……王孝森熟练地操控着眼前这台庞然大物,眼神中透着专注。实训场的墙上,挂着一条培养大国工匠,助力中国制造的横幅,王孝森的指导老师臧成阳说,这是他们的目标,也是学校新的教学目标。

      大国工匠从机床前起步

      臧成阳不时凑过去给王孝森出出主意。对王孝森的成绩,臧成阳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说,这是做老师才有的成就感。因为自己带出的学生太优秀了,你完全可以期待他们成为未来的大国工匠。

      臧成阳是吉林人,也曾是机电工艺学院的学生。2008年,臧成阳在第一届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数控车床项目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并在随后的一年卫冕。辉煌过后,臧成阳选择留校任教,8年后的今天,他的学生王孝森也站在了全国大赛的前列。

      5月12日晚,臧成阳在朋友圈发了张照片,那是他和王孝森一起享受荣耀的瞬间。身着比赛服的王孝森左手拿着荣誉证书,右手拿着奖杯,和比他矮一个头的师傅站在一起,面色平静,反倒是一旁的臧成阳咧着嘴冲着镜头大笑。

      这张照片的说明文只有一个数字0.2,因为王孝森这次比第一名只差了0.2分,臧成阳说,喜悦中带有一点儿遗憾。

      王孝森并不在意比赛的名次,他更看重收获。0.2的分差让他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如果在床子上有0.2的误差,就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他不能容忍,必须做到完美,大国工匠的起码标准就是零失误。

      王孝森是武清人,黝黑、清瘦的外表告诉人们,他是个农村孩子。报考职业院校是王孝森自己的选择:初中时的理论课实在太枯燥,我唯一的强项就是数学,其他成绩一直不理想。王孝森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我觉得即使勉强上了高中也是混,还不如去学个专业技能更实在。

      最终王孝森选择来机电工艺学院的数控加工技术专业。也许是看中里面有个‘数’字吧,毕竟我数学还行。王孝森说,可真正学起来,也挺难的,大家都是从零开始,就靠勤奋了。

      因为兴趣,所以他比别人更加用功。如今游刃有余的操作技巧离不开日复一日的枯燥练习。在全国比赛拿了一等奖后,王孝森第一时间打电话回家报喜:家里人听了都为我骄傲。说到这,不爱笑的王孝森笑了。

      说到报考职校后的感受,王孝森讲起初中时一位好友的经历:当时他和我的学习成绩差不多,最后还是在家人的要求下上了高中,最近我们聊天,他就要参加今年的高考了,说自己现在成绩一般被拖着走的感觉很难受。王孝森笃定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在全国技能大赛中获奖,对他是极大的鼓舞,更重要的是他似乎领略到工匠精神的内涵和要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对这句话过去只是理解字面含义,上了机床,他才真切地感受到这是工匠的命门,丝毫差错都是致命的。王孝森说。

      天生我材必有用。王孝森很笃定,他的选择是对的。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在职校采访,记者发现来这里的学生多是兴趣所至的主动选择,他们的家长也支持这样的选择。

      家住河北区的王河就很尊重孩子的决定。他的儿子孙元欣目前就读于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在孙元欣填报志愿的时候,这所学校还没有这么高大上的名字,那时的名字叫做中德职业技术学院。

      儿子初中时成绩还不错,但到了高中后,数学、物理、化学还行,文科就拖了后腿,再加上儿子身体不太好,中途还休学了一年多,后来想赶上来也困难了。王河说。

      报志愿的时候,王河和丈夫也曾考虑过让孙元欣上个三本:当时想让他去学个会计什么的,但他不感兴趣,儿子从小喜欢电脑,我们就来中德转了转,儿子一下子相中了他喜欢的专业。

      孙元欣如今在信息与通讯学院学习,在今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电子产品芯片级检测维修和数据恢复赛项中,他和小伙伴王志强搭档夺得了高职组一等奖。

      孙元欣在比赛中负责修复电脑主板,这是他的强项。孙元欣打小就是个电脑控,初中时,他就学过电脑维修。我有个哥哥在一家数码广场工作,我假期时就去给‘打下手’,我可是当时这家数码广场最小的电脑维修工。

      谈到这次大赛,孙元欣觉得题目难度挺大:检查故障可不简单,整个电路板是一大块,分为一个个小模块,可能其中只有一个小元件坏了,整个电路板就会有一半表现不正常,检测的时候需要一块一块地排查,才能发现问题。

      随后孙元欣把记者带到实验室,向记者展示了他检修电脑主板的三大法宝——万用表、示波器、烙铁。别看工具简单,这可是精细活。一旁的搭档王志强说。

      王志强是山西人,主攻软件编程:小时候玩游戏让我喜欢上了电脑,但我来天津之前从没接触过编程,可学着学着我就喜欢上了,学起来也更有动力。

      一旁的孙元欣十分赞同,他最近迷上了电脑鼠,前不久还去参加了2016津台电脑鼠走迷宫表演赛。电脑鼠要从眼睛做起,红外模块我不懂,就要自己去学,哪儿不懂钻哪儿,我的知识都是这样学来的。孙元欣说。

      学生的动手实践能力离不开老师的日常教学,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在招聘教师方面,另辟蹊径,比起看学历,更看重应聘者的工作经验。

      孙元欣的指导老师董瑞说:我当年来应聘时根本没抱希望,我是本科文凭,来这之前做了8年研发工程师,当年和我同场面试的有名校的应届毕业生,手里拿着很厚的研究论文,而我什么都没有,但最后学校选择了我。董瑞在教学中更注重学生的实践能力:学校实践教学与理论教学比例至少保证1比1,我们这的孩子动手能力也更强,实践能激发孩子们的兴趣,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这所学院升级为大学后,将培养工程硕士等高学历应用型人才,并自主招生,明确了办学方向就是培养大国工匠。这让孙元欣和同学们感到前所未有的希望,与那些考入名校的同学聚会,感觉都与以前不一样了。

      您愿意让孩子上职校吗?

      孙元欣和王志强在学校成了明星,但明星毕竟只是一小部分。他们得到的认可和赞许无法与其他学生共享,更无法掩盖人们对职业教育的认识误区。

      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副校长徐琛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接反问记者:您将来打算让孩子报考中德吗?徐琛颖说,同样的问题他也问过自己的班组成员,没有人愿意。

      毕业于天津大学的徐琛颖是中德的元老成员,他是职业教育的行家,建校初期还被学校派往德国深造过。不都说高职好吗?不都说应用型人才重要吗?但要真把自己孩子往这儿送,就没人愿意了。在职业教育里浸泡了30多年,徐琛颖对自己的事业看得十分透彻。

      在学校作为副校长,我会鼓励考生报考中德,回家之后我还得告诉自己的孩子,你还得好好考综合大学,这其实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观念。徐琛颖自己也很无奈,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目前职业教育毕业出来待遇一般,社会认可度不高。

      记者了解到,在每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后,都会有针对获奖选手的专场招聘会,会上有不少知名企业向他们抛来橄榄枝。尽管面对高薪的诱惑,这些临近毕业的选手们大部分还是选择继续深造,决意拿下本科文凭再工作。

      臧成阳是过来人:这就是现实,我当年也考了个本科,毕竟文凭事关升职加薪甚至将来的发展走势,等到企业因为一纸文凭卡住你时就晚了。

      臧成阳建议王孝森也一步步读出来。农村家庭其实更在乎本科文凭,村里出了个大学生那是光宗耀祖的事,要是说村里出了个职校生,根本不会拿出去说。臧成阳说。

      今年3月,国家人社部表示,今年高校毕业生将达到765万,比去年增加16万。一边是一年一度的高校大学生最难就业季,一边是应用型人才供不应求。也许这765万人里会有人原本能成为大国工匠,结果却因为没有一技之长而在家中待业、啃老。

      有人说,这怪孔夫子,他说学而优则仕,于是大伙才让孩子走上高考的独木桥,期望孩子成为管理人才、研究专家。

      但孔子也说过要因材施教,我们不妨听从孩子的愿望,发现孩子的兴趣点,让他们从心所欲,选择自己的未来。

      臧成阳给记者看了一个名叫《青春无悔》的视频片子,是以他的一个学生的真实经历改编的。

      片头独白道出了不少职校生的无奈:你看看隔壁王姨家的孩子……明天叫你家长来……你的十五岁是什么样的?这是我的十五岁,在以成绩论英雄的中学时代,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失败者,我与之乎者也、三角函数、动词不定式是两个世界里的平行线……

      臧成阳说,这个学生虽然在高考中落榜,但在职校证明了自己,2014年代表天津角逐了世界技能大赛,是从学渣变工匠的典型。

      又一届高考在即,其实只要选对了路,您的孩子也能演绎人生别样的精彩,成为人们口口相传的别人家的孩子。当越来越多的职校生成为香饽饽,当越来越多的职校生成为大国工匠,中国教育连同中国制造将是另一种格局。

      (完)